首页 >  警队建设 > 艺术作品  高级
 
谶语(小小说)
作者:郑 莹    2017-03-01 16:49:01   来源:2017年1月20日《人民公安报》08版   浏览次数:886
 

   

原来,“恐有亲友别离之苦”指的是这个,宇翔担心女儿、担心妻子、担心同事,但是唯独没有想到的是——

 

  夜班

  早春3月的凌晨,在城这个南方城市里却依然夹杂着冬的寒意。宇翔依然坐在办公桌前,整理明天行动的具体方案。

  他翻开笔记本,掉下一张红色的纸,仔细一看,是一张“佛祖灵签”。原来这是年初与母亲上潮州开元寺为全家祈福所求的灵签。那灵签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,唯有当日解签和尚的话似乎仍在耳边萦绕。当时那老和尚半眯着眼,极其慎重又小心翼翼地说:“恐有亲友别离之苦,要好好珍重。”宇翔当时还想再问,那老和尚倏地一转身,已快步走入禅房。如今,偶尔想起“亲友别离之苦”几字仍令宇翔心头忐忑。

  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,宇翔连夜做好了行动前的各种准备。翌日又匆匆出发了。

 

  童宝

  第二天行动一切顺利,支队捣毁了一个制造贩卖假币的团伙。宇翔他们一直在现场忙到下午5点,大家正兴奋地往回赶。

  这时,宇翔接到家里来电,老妈带着哭腔在电话那头说:“儿子,童宝不见了。”

  “什么?妈,您慢点说。”童宝是女儿薇薇的小名,女儿今年4岁,正上幼儿园小班,是全家的宝贝。

  “今天下午,我坐车去接童宝的时候,车晚点了。到了学校,老师说童宝让她姑姑给接走了。可你说,咱家哪有什么姑姑。但老师说了,那女人准确报了咱全家的名字和电话,而且,童宝还认识她。我找了好多亲戚的电话,大家都不知道,你看,现在都6点了,还没见人,我……我真快急死了。”电话那头隐约有啜泣声。

  宇翔突然感到强烈的不安,解签和尚的话仿佛又一次回荡在脑海里:“恐有亲友别离之苦。”难道童宝出事了,心里猛然一紧。

  “宇翔……宇翔……”妈在电话那头叫道。

  宇翔回过神来。

  “妈,别着急,可能是哪个熟人,我这边再找找看。”

  说不着急只是在安抚老人家,宇翔心急火燎地拨了几个电话,拜托了派出所的同事帮忙找一下,同时打电话给自己的亲朋好友。正忙乱间,突然接到老妈的电话,孩子回来了,是同一栋楼17层的冯阿姨接儿子放学时顺便接的童宝。

  宇翔心头一块大石头这才落了地。心里觉得对女儿很是亏欠。自己干警察这行,本来就经常加班,妻子也经常需要出差,要不是老妈帮着看小孩,小孩怕就没人管了。

 

  马航

  “宇翔,今晚我搭乘晚班机从马来西亚回来,最晚明天一早就到。”电话那头传来妻子的声音,掩不住的归心似箭。妻子是一家国企的销售部经理,出差是家常便饭,这次到马来西亚签订一个合同,已经出门一周了。

  宇翔跟童宝说:“孩子,妈妈快回来了,你有什么愿望?”

  只见童宝跑到他跟前,胖乎乎的小手掏出两个硬币,“爸爸,一个给你,一个给妈妈,你们俩要经常陪我玩转硬币的游戏。”

  宇翔连声应承,随手把硬币放到自己衬衣口袋里。

  直到第二天早上,妻子还未联系自己。宇翔一上网,铺天盖地的是马航客机失联的消息。

  糟了,老婆会不会已遭不测?解签和尚的话又一次闪现在宇翔脑海里。

  “不会的,不会的,人不会就这样没了”,宇翔立刻拨打妻子的手机,可是一直无法接通。

  宇翔打给妻子的同事,同事也很担心。

  就这样,整天都在焦虑的等待中,煎熬着每一分每一秒,似乎每小时都像一个世纪那么长,那么令人窒息。宇翔心里不停地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、冷静下来。

  正在愁肠百结间,突然门铃响了。妻子正提着行李站在门口,眼圈一抹青色,很疲劳却很兴奋。“我没赶上昨晚的航班,回来晚了。”

  宇翔一把把老婆揽入怀里,嘴里不停地念叨: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”

  那一刻,真的有失而复得的喜悦,能够活生生地看到眼前的人:真好!

 

  行动

  凌晨2时,支队集结出动,准备一举捣毁一个地下钱庄窝点。

  宇翔与同事们迅速赶往目标地点。

  “陈队,我觉得真兴奋,这么大型的行动,我还是第一次参加。”

  小伍,一个刚刚毕业的警校生,一腔热血,年轻、正直的脸上闪烁着这个年纪的人特有的热情和好奇。宇翔仿佛看到刚刚入警的自己。

  “待会儿小心点,这个钱庄表面看起来是普通的农村大宅,实际上里面机关重重,易守难攻。你等下站在我身边,小心些。”

  从行动开始,到现场人员控制、财物清点,一切顺利。

  “陈队,这边有个暗格。”小伍高叫。宇翔跑过去一看,小伍正用力掰开一个铁拉环,这种老式的钱庄往往有一些暗藏的机关,宇翔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随手一把拉过小伍,这时,小伍刚站过的地板无声息地裂开来又立即悄无声息地关上。如果小伍还站在那儿,可能瞬间就被吞噬了。小伍拍了拍胸口压压惊。

  这时,一支黑洞洞的枪口无人察觉地逼近了。铁杆后面的墙壁不知何时打开了,一个中年男子手持手枪步步紧逼:“你们连密室也不放过,自己找死,怨不得我。”

  宇翔猛地推开小伍。

  枪响了,宇翔胸口剧痛,紧接着,他重重地倒下了。

  原来,“恐有亲友别离之苦”指的是这个,宇翔担心女儿、担心妻子、担心同事,但是唯独没有想到的是他自己……

  迷糊中,隐约听到有人叫唤:“宇翔,醒醒!”宇翔轻轻睁眼,支队长的脸映入眼帘。

  “宇翔,你中弹了,但你小子走运,心脏长偏了。胸口还有一个硬币挡着缓冲,命捡回来了。”“还有,那个伤你的犯罪嫌疑人也被我们控制了,你好好休息吧。这枚硬币,给你,做个纪念。”

  只见女儿送的那枚硬币上被子弹穿了一个洞……

  宇翔喜极而泣。


  (作者单位: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)



联系方法 | 交通指引 | 网站背景 | 版权声明 | 网址域名 浏览建议 | 隐私保护 | 法律责任 | 网站致谢
CopyRight © 2010. All Right Reserved 汕头市公安局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37997号

平安汕头开通公众微信平台啦!发布警务动态,便民利民措施及办事指南,欢迎关注哦!!